克拉玛依区农牧局领导胡作非为搞惨了商家

2013年6月26日,新疆克拉玛依区农牧局与克拉玛依牧野林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克拉玛依区林地生态恢复项目合作协议》。随后牧野公司按照合同的约定开始落地实施,到投入近五百余万元资金时,接到土地管理局的“土地性质不符”的通知,被迫重新按照区政府和农牧局的新指示种植了农作物。现在区政府和农牧局又翻脸不认账,以公司不按合同约定栽种树木为由收回土地。也不按合同约定的纠纷处理办法,应该通过协商或依法申请仲裁委仲裁解决,而是仅凭领导的一句话就强行收回土地,强行填埋生产必须的水井设施,给牧野公司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无人买单。

牧野公司响应克拉玛依区政府的沙化治理政策,并与区农牧局签订了位于小拐乡的1000亩土地沙化治理合作协议。合同约定土地使用期限为20年,土地用途为林地生态恢复,种植树木和约定的农作物。

项目自2014年开始实施,等到牧野公司投资五百余万元资金购买了苗木、肥料和生产设备,同时修建了生产必须的水井后,接到土地管理局的项目暂停通知。土地管理局告诉牧野公司说“区政府批给你公司的土地为耕地保有量土地,不能种植树木”,同时在地里立了“耕地保有量标志牌”。因土地性质不符合沙化治理,也不可以改变,公司随后按照区农牧局宋云科局长的新指示种植了玉米和饲草料。并把买回来的4万余株苗木临时栽种在极小的地块里,十分拥挤,导致苗木不能正常生长而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据牧野公司负责人殷怀平介绍,他公司每年都是按照农牧局的要求种植玉米和饲草料。看见周边企业在同片区土地种植棉花的经济效益比较好,于是就跟农牧局的领导申请种植一部分棉花,可是某领导公开叫他给点钱就可以种,种植棉花的其它公司都给某领导送过钱的。

2019年3月21日接到相关单位发来“无条件收回土地”的通知,收回土地的理由是未按《克拉玛依区林地生态恢复项目合作协议》中的约定条款种植苗木,因此无条件收回土地。

2020年4月3日,区政府和农牧局领导组织大批不明身份的人员和装载机到种植场,强行填埋生产必须的水井设施,同时拆掉了国土局竖立在我公司地里的“耕地保有量标志牌”,事先并未通知牧野公司。

牧野公司负责人殷怀平说:“区政府和农牧局的做法完全不讲理、不讲规矩,这明显就是欺负人,拿着国家的公权力来欺压我们老百姓。我来给你梳理一下逻辑吧,第一、我公司是按照区政府的批准文件规定与区农牧局签订的合同,同时也是按照合同约定事项来实施苗木种植,应该没有问题吧?第二、后来接到土地管理局的通知,土地属于耕地保有量土地,所以只能种农作物,不能种树。我又严格按照农牧局的新指示种植了玉米和饲草料,这样配合政策也没有问题。第三、农牧局现在又说我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种树,就属于我方违约,只能无条件收回土地。我就想不明白,我公司花了几百万买苗木回来栽种时,因土地性质属于耕地就不能种树,又按照土地性质和农牧局的指示种植了农作物,现在又说我只有种树才算不违约。我就想问问,他们现在是要求我在挂牌的‘耕地保有量土地’里种树吗?该种什么和能种什么,我应该听农牧局的?还是应该听土地管理局的?请问他们拆掉‘耕地保有量标志牌’又是什么意图?第四、我们合同第八条第二款约定:在协议履行期间如发生纠纷,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可向克拉玛依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至今都没有政府和农牧局的人跟我协商过,也没有依法向仲裁委申请过仲裁,仅凭领导一句话就强行收回土地,强行填埋我公司的水井属于什么行为?第五、我请求上级纪监委领导们来我们克拉玛依看看,为我主持个公道”。

我国是法治国家,我们的政府是服务型的政府。人民的公仆就应该服务好国家和人民,千万别把国家和人民赋予你的公权力用来欺压百姓。特别是滥用职权的领导应该好好反思,犯了错就要自查自纠,不要一错再错,不要把百姓的利益不顾。

殷怀平说得对,上级纪监委领导们应该去克拉玛依看看。本媒体还接到了克拉玛依玺丰美原园林科技有限公司类似问题的反映。我们将持续关注事件的发展。